關閉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天不生方繼藩

書名:明朝敗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手機閱讀 章節錯誤提交

  倒是那劉家的妹子,卻是輕快的步了進去,劉二遲疑一下,也跟著進了去。

  這里頭雖放了家具,不過預料到未來購置這些宅邸的人家,想來也不會放什么奢華之物。

  所以裝飾這樣板房的人,倒是沒有刻意的添加什么奢華之物,不過是尋常的桌椅。

  可這屋子整潔,明亮,有窗,窗上是玻璃,因而陽光能照耀進來,這種標準,其實放在后世,依舊還是有些昏暗,譬如陽臺因為這時代的建造工藝問題,這樣的宅子,在后世早被淘汰。

  可比起現在這些百姓的居所,卻不知亮堂多少。

  那伙計盡職的介紹,這是廳堂,這是餐廳,這是陽臺,這兒是三間屋子。

  是了,屋外頭,就在長廊的盡頭,是一個公共的茅房,上茅廁,并不需下樓。

  對了,這天花處,會有燈,當然,會是什么燈,現在還未確定。

  伙計很實在的道:“不過已經預留了線路的管道,到時只要燈可以用了,自會安置,到了那時,便連蠟燭也不必用了。”

  這些話,劉二其實聽不甚懂,只是他心里已是翻江倒海,左看看,右瞧瞧。

  沿著墻壁的腰線,下頭是綠漆,上頭是白墻,甚至角落里,還有專門的踢腳線,他猛地覺得自己的心里踏實起來

  這樣的宅子現在是自己的了?

  以后自己和母親,還有妹子,都將住進這里?

  劉二從不是一個享受的人,他自幼喪父,遭遇了災荒,吃了許多的苦。對于一個沒有嘗過蜜糖的人,吃苦只是再尋常不過的事。

  可現在他第一次嘗到了蜜餞的滋味。

  他站在廳的中央,有些眩暈。

  方家妹子發出了笑聲,興沖沖的尋自己的房間。

  劉母則顯得拘謹得多,只是眼里奪眶的淚水要出來,對于劉家這樣的人而言,要尋一個安生立命的所在,是根本不敢想的事。

  她努力的看著里頭,也沒了心思聽伙計喋喋不休的介紹,只是哪怕這宅子是一個空殼,什么都沒有,地下是一片泥地。,只要頭上有遮掩,對劉母而言,這已勝過一切。

  她遙想著倘若自己的丈夫沒有死,亦或者此時他在天有靈,不知該有多欣慰。

  幾乎一趟趟來看宅的人,都是激動的。

  他們和劉二一樣,統統都是再尋常不過的人。

  他們打量著這里的一切,行動卻很拘謹,哪怕人多,卻也絕不敢輕易觸碰這里的桌椅和墻面。這是出于不自信的本能,下意識的覺得這宅邸過于金貴。

  當日數不清的宅邸成交。

  而后消息傳至更遠。

  已開始有人擔心新宅漲價了。

  好在西山新城,只允許一戶限購一套,可依舊還是有人擔心如此的暢銷,將會引發價格的暴漲。

  甚至一些此前手里有宅的人,如那奧斯曼的禮部侍郎李政,開始誤以為,這是方繼藩的以退為進。

  是了,這個狗東西如此奸詐,先是以低價吸引人流,到時自是暢銷,到了那時,再將價格慢慢的抬回來,對,一定是這樣,此子果然是狡猾如狐。

  可很快,李政就陷入了絕望。

  因為第二日,第三日,乃至于第十日,甚至過去了一個月。

  這價格依舊還是紋絲不動。

  畢竟根本沒有限量一說,地有的是,先賣,賣出去了再建。

  既然如此,那么許多急迫的人,就慢慢變得心安起來,大家所擔心的,就是價格不斷的暴漲,最終達到所有人都望洋興嘆的程度。

  若是沒有這般的急迫,那么銀子不夠的人,便可慢慢的籌措。

  一個月不到,宅子的銷量,竟至十萬。

  此后依舊還在熱銷。

  雖然這個銷量,更多的只是在紙面上。

  可依舊承載著無數人的期盼。

  更有甚者,竟有人從其他的州府,千里迢迢的趕來,這宅子,是值這個價的。

  李政已知道自己完蛋了。

  某些商賈已開始尋上門來。

  這些平日養尊處于的人。

  他們以往對于奧斯曼帶著憧憬。

  畢竟數百年學而優則仕的傳統,數百年來,深入人心的理念,哪怕是那方繼藩如何的折騰,朝廷做了多少事,可那根植于骨子里的東西,豈可輕易的破除。

  誠如那王守仁所言,破賊易,破心中賊難一般。

  這些商賈,亦或者此前的儒生,他們依舊認為,遠在奧斯曼的蘇萊曼皇帝是對的。這大明繁華的背后,掩蓋著的乃是巨大的危機。

  遲早有一日,大明所摒棄的名教會卷土而來。

  這也是為何,他們甘心與供奧斯曼驅使,勾結奧斯曼的儒生,里應外合的原因。

  而如今,他們卻是已將自己的身家性命統統都搭進去了啊。

  眼看著每日的房貸,壓得他們透不過氣來,手中握著的宅邸,三兩銀子竟都賣不出,心急如焚之際,想要甩賣,卻又不甘手中流動的金銀早已告罄,原有的產業,在失去了流動的金銀之后,也已岌岌可危,于是不得不想盡辦法變賣家產。

  可隨之而來的,還有他們的憤怒。

  他們本是做賊心虛,根本不敢承認自己和奧斯曼有任何的關聯。

  可現在的狀況,是火燒了眉毛。

  于是終于有人再也忍不下去,直接跳了出來,大剌剌的尋到了國使館。

  他們哭天搶地,個個捶胸跌足,瘋了似的控訴。

  見了奧斯曼人,便揪著衣襟,發出質問。

  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他們還是老爺,是斯文人,而如今,卻成了潑婦模樣,絲毫雇不得斯文了。

  “那李政在何處,李政在何處,叫他出來,叫他出來說話。”

  憤怒的人發出了怒吼。

  而不得不出來面見他們的書吏顯得更急,苦著臉道:“李侍郎李侍郎已不見蹤影了。”

  “什么?那我們手頭的宅子怎么辦,我們蓋怎么辦?”

  他們萬萬想不到,不久之前,還風淡云清,智珠在握的李政,竟是逃了,于是更加的憤怒。

  李政確實已是逃了。

  再不走,事情敗露,這等針對大明朝廷的陰謀,必不為大明朝廷所容。

  他甚至想象得到,那方繼藩若是知道自己對他下過黑手,非要將自己切碎了不可,他深知方繼藩是什么事都做得出來的。

  何況他不但恐懼于大明朝廷,更害怕這些來尋自己算賬的儒生和商賈。

  這些失去了一切的人,自是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于是連夜的,他已是飛馬一路西行,猶如喪家之犬。

  只是哪里還有路呢,大明去不得,回了奧斯曼,這奧斯曼的財富被自己揮霍無數,蘇萊曼皇帝,會肯放過自己嗎?

  無數可怖的事,在李政的腦海劃過,可他已顧不得其他了。

  奧斯曼國使館之事,終究還是敗露了。

  一下子京里又開始嘩然起來。

  原來此前漲價的真正幕后黑手,竟是奧斯曼人,是奧斯曼的禮部侍郎,一個叫李政的害民賊。

  當日,順天府圍住了奧斯曼國使館。

  隨即,發出了海捕文書,緝拿李政。

  而此時,在宮里的朱厚照,美滋滋的看著一份份奏報。

  本以為在此刻,定會有數不清的人要彈劾方繼藩。

  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這兩日,卻一下子啞火了。

  朱厚照難得今日病好了一些,自是召百官覲見。

  升座之后,隨即百官覲見,劉健,方繼藩為首,隨即拜倒,三呼萬歲。

  朱厚照像是這些日子都沒有睡好,顯得有些憔悴,先是看方繼藩一眼,與方繼藩交換了一個眼色,才道:“朕前些日子圣躬違和,可朕承上皇帝大統,雖是大病,卻也并非沒有視事,朕前些日子見了許多彈劾奏疏,都是彈劾鎮國公的,說鎮國公引起人心浮動,可有此事?”

  朱厚照說著,掃了殿中群臣一眼。

  而下頭的眾臣,都很一致的默不作聲。

  朱厚照便道:“奏疏中敢言,怎么到了朕的面前,反而不敢言了?”

  “”

  殿中依舊如死一般的沉寂。

  朱厚照索性,便舉起了一份奏疏,打開,大聲念唱奏疏中的名字:“都御史劉寬,你出來說話。”

  班中,有人忙出來,拜倒道:“臣在。”

  “這彈劾奏疏,是卿所書嗎?朕看看你說鎮國公”

  劉寬一臉惶恐,忙道:“陛下,這份奏疏,確實是臣所書,只是那時,臣不懂事,所查不實,實是冤枉了鎮國公,鎮國公他上報國家,下安百姓,此不世之公,臣卻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蠅營狗茍,今臣幡然悔悟,每念及此,都慚愧萬分,臣大錯特錯,請陛下萬勿聽信奏疏中的言辭,臣萬死。”

  朱厚照一頭霧水。

  真是怪了,前幾日大家不都還在跳起來罵街,像是老方干了什么十惡不赦的壞事的嗎?怎么轉過頭,卻個個反而罵自己,則將老方捧到天上去啦。

  朱厚照忍不住看了方繼藩一眼。

  方繼藩微笑,一臉的淡定從容。

  嗯,對于這樣的吹捧,他習慣了。

  昨天的第二章。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默認

默認 特大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明朝敗家子同類小說推薦 |新書推薦|上山打老虎額其他小說作品
目錄下載收藏推薦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

若本站收錄的小說無意侵犯了貴司/作者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

Copyright © 2019 新新書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三中三10元赔多少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