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0574】,他將可盈封為自己的女神(一更)

書名:錯惹嬌妻:法醫大人是天師  作者:逍遙游游  手機閱讀 章節錯誤提交

P市市局的人來得很快。

  而且來的人還是P市刑偵大隊的大隊祁玉連。

  祁玉連的年紀也不大,只有二十八九歲的模樣,不過看著那張明顯帶著青白色的臉孔,還有那青黑色的眼瞼,泛著青黑胡碴兒的下巴。

  很明顯,這位祁隊長只怕也有不短的一段時間,沒有休息好了。

  當下藍可盈不禁挑了挑眉。

  看來P市的同事們,也不怎么輕松呢。

  祁玉連與那位陳副所長,很明顯是認識的,所以當祁玉連才剛剛下了車,于是陳副所長,便直接迎了過去,低聲和他說了些什么。

  祁玉連聽了陳副所長的話,一雙本來還有些疲憊的眼睛,卻是一亮。

  他看著陳副所長,聲音里帶著一種莫名的激動問道。

  “老陳,你是說,來的人是B市市局的法醫,叫做什么?”

  雖然有些不明白,這位這是怎么了。

  怎么一聽到來人是B市市局的法醫,便有些激動了呢。

  不過陳副所長,想了想,還是又將藍可盈與秦子墨兩個人的名字說了一遍。

  秦子墨是誰?

  這個祁玉連不知道,而且對于這個名字,他也是第一次聽說的,所以倒是也沒有往心里去。

  但是藍可盈這個名字,他可不陌生。

  之前他們警察內部的刊物上,可是對于藍可盈有過專題報道,B 市重案組,之前一連幾起兇殺案,可以做到快速,準確地破案,與他們的這位年輕的女法醫,可是有著必不可少的關系呢。

  摸骨畫像,縫合碎尸,犯罪側寫師……

  只是用聞的,便可以斷定出是人血還是豬血……

  這一切的一切,雖然藍可盈并沒有刻意地高調過,但是,她的本事兒還是在警察系統內部傳揚了開來。

  不得不說,當時他們這些干重案的,干刑偵的,有多少人,看到了那關于藍大法醫的報道,對著那篇報道直流口水。

  丫的,這么優秀的法醫,怎么就沒有讓自己好運地遇到呢。

  可以說,藍可盈的大名,早就在公安系統內部傳揚了開來。

  她已經成為了系統內,一眾法醫的榜樣。

  也成了干重案,干刑偵的警察,所期望可以遇到的法醫幫手。

  自然祁玉連也是其中之一。

  本來,在聽完了陳副所長說,有外市的法醫,居然未等到他來。

  說白了,就是未經允許,就擅自進入到了案發現場,他還頗有些不悅呢。

  而現在一聽到,進去的人,居然是B市的人,而且還是藍可盈的時候,祁玉連的一雙眼睛立刻便亮了。

  不悅……

  不悅個鳥屎蛋子啊。

  他特么的高興還來不及呢。

  當下祁玉連直接抬手在陳副所長的肩膀上一拍。

  一張本來疲累不堪的臉上,也立刻煥發出了神彩。

  “臥槽,居然是藍可盈。”

  陳副所長,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祁玉連,完全不明白這貨聽到了藍可盈的名字,這么激動干嘛。

  雖然那位藍法醫的模樣是真的長得很不錯。

  但是長得再怎么不錯,可是面前的這小子,自己多多少少還是了解的,這貨可絕對不是一個好色的。

  而且,話說這位去過B市嗎?

  陳副所長不明白了。

  而這個時候,P市的法醫,拎著鑒定箱走了過來。

  P市的法醫也是一個年輕人,看起來年紀倒是與祁玉連差不多,都是二十八九歲的模樣。

  只是此時此刻他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一看到祁玉連,便直接開口了。

  “怎么回事兒,那里面怎么會有人的,這不是破壞現場嗎?”

  語氣和臉色一樣的不好。

  祁玉連卻是眉開眼笑地看向他。

  “嘿嘿,我說你知道里面那人是誰不?”

  柳清江的眉頭一皺,然后抬了抬眼皮,語氣里還是滿滿的不快。

  “我哪里知道那里面是誰?”

  祁玉連一伸手勾住了柳清江的肩膀。

  “嘿嘿,那個就是藍可盈啊,你不是說藍可盈是你法醫界的女神嗎?”

  這貨自從看到了內刊上關于藍可盈的報道后,便直接將藍可盈封為了他的女神了。

  一沒事兒,便念叼著,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有機會瞻仰到自己的女神。

  柳清江直接呆了。

  他直怔怔地看著祁玉連。

  祁玉連抬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喂喂,柳清江回神了,我說,你小子特么的快點給老子還魂。”

  一邊說著,一邊順便又在柳清江的肩膀上,大手一按,便搖了幾下。

  柳清江回過神來了,眼底里是滿滿的驚喜,聲音里是濃濃的不可置信。

  “你說得是真的?”

  祁玉連沒好氣地白眼給他。

  “你看我像是在和你開玩笑嗎?”

  柳清江立馬顧不上再繼續和祁玉連說什么了,直接便帕拉開祁玉連的爪子,就向著警戒線里沖去。

  陳副所長,看得一臉懵逼。

  直到現在,他的腦子也沒有轉過來呢。

  “那個,這個藍可盈還是一個人物不?”

  “目前來說,這位藍法醫的名氣,在咱們系統里可是相當大的,咦,我也得過去見識一下。”

  祁玉連說著,也忙跟上了柳清江的腳步。

  ……

  而在那大火后的現場內,藍可盈正蹲在兩具焦黑的,長圓柱狀的物體前,心里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藍子墨看著那兩截黑糊糊的東西。

  “這是什么?”

  “人!”藍可盈說著,抬手在其中一具上面摸了摸。

  因為火勢太猛的關系,兩個人都已經被燒成了焦黑色,而且每一具現在看起來也不過只有一米過點的長短。

  只怕如果大火再繼續燒下去,只怕連這兩具尸體都會被徹底燒成灰了。

  而現在這兩具焦黑,上面早就已經分辯不出哪一端是頭臉了。

  而這個時候,祁玉連與柳清江兩個人也走了進來。

  兩個人本來腳步還是急切的,可是隨著越走越近,兩個人居然都不約而同地放慢了腳步。

  他們也是不敢打擾藍可盈的工作。

  只是兩個人進來,卻沒有看頭上。

  雖然房子被燒得只余下幾堵墻壁還存在著。

  不過房頂上,一根焦黑的櫞子,卻是動了動。

  幾簇黑灰灑落。

  不過,此時此刻,祁玉連與柳清江兩個人,可是正心急著想要見見這位法醫女神。

  雖然他們在內刊物上也是見過藍可盈的照片的,知道那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年輕女子。

  花兒般的模樣。

  花玉般的年齡。

  而且,最關鍵的還有一點,這位法醫女神,可是未婚的。

  而,兩個人一進來,看到的就是藍可盈正在抬手在兩具焦尸上按摸著。

  “藍,藍法醫?”柳清江的唇動了幾下,才終于按下心頭的激動,輕問出聲。

  藍子墨立刻抬頭看去。

  “你們是?”

  祁玉連忙先做自我介紹。

  “哦,我是P市市局,刑偵大隊的大隊長祁玉連,這位是我們市局的法醫柳清江。”

  藍子墨點了點頭。

  “你們好,我是B市公安局重案組的秦子墨,這位是我們的重案組的法醫藍可盈。”

  上方,又是一點黑灰落下。

  藍可盈自然也聽到了三個人的聲音。

  于是她微一抬頭。

  向著兩個人輕輕地點了點頭。

  “你們好,不好意思,我們是為了曾家人來的,倒是沒有想到,才剛到,便遇到了這事兒,所以有些等不急,便先進入現場了,不過請放心,我們并沒有破案發現場!”

  祁玉連忙擺手。

  神色大方,語氣更是大方。

  “沒事兒,沒事兒,藍法醫怎么可能會破壞案發現場呢,我們信得過藍法醫。”

  柳清江也是點頭。

  神色激動得點頭。

  “藍法醫,能和我們說說,你都發現了什么嗎?”

  天啊,他居然有幸可以和這位大名鼎鼎的藍法醫,一起出現在案發現場,自己居然可以親眼看看藍法醫是怎么進行的痕跡勘察,還有分析。

  這樣的情景,他不是沒有想過。

  可是想過歸想過,那個時候不過也只是他白日做夢罷了。

  可是現在,白日做夢,居然成了美夢成真。

  哈哈,只怕他如果將這事兒,發到他們法醫群里,一定會引來一群人羨慕得直流口水。

  一想到這里,柳清江突然間想起了一件事兒,話說,他們法醫群里,這位帶著幾分傳奇色彩的女法醫,可不是群成員呢。

  于是柳清江不禁又一次開口問道。

  “那個,藍法醫,你應該有微信嗎,咱們可以加一下好友嗎,我拉你進法醫群可好,群里的大家,差不多都以你為偶像呢。”

  祁玉連伸手扯了一下柳清江的衣服。

  同時也沒有忘記向他遞出了一個眼神。

  兄弟,你現在到底知道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什么。

  誠然這話是沒有毛病。

  可是現在這里可是案發現場,你就算是想要加微信,你也得看看時機和地點選的對不對吧?

  而聽到了柳清江的話,藍可盈也是怔了怔。

  不過,藍可盈卻只是微微一笑。

  “可以。”

  說著,她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然后又有些歉意地向著柳清江與祁玉連兩個人晃了晃。

  “不過,只怕得稍等一下。”

  所以,自己的女神,這是答應了要和自己互微成好友了。

  柳清江的心里現在就跟抹了蜜似的,所以等等又怕什么。

  祁玉連已經看出來了,柳清江這貨,現在完全進入了看客模式,丫的,這貨是忘記了,他才是應該勘察案發現場的那個人。

  不過……

  祁玉連伸手,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副手套戴好。

  他也很想要看看,這位藍大法醫,是不是真的如傳聞和報道中的那么神。

  于是他便直接開口問道。

  “藍法醫,我剛才聽老陳說,你說這里是人為縱火?”

  “嗯!”藍可盈點了點頭。

  祁玉連的嘴角一扯。

  藍法醫,你這是在做簡答題嗎?

  不過,他還是繼續往下問道。

  “藍法醫能給我說說,你是怎么分析出來的這里是人為縱火的嗎?”

  藍可盈一挑眉。

  手下的動作不停。

  繼續按摸著兩具焦黑的,看不出人形的尸體。

  她的語氣平淡且平靜。

  “因為,起火點,我發現了三處。”

  三處起火點!

  祁玉連與柳清江兩個人一驚。

  是了,既然同時出現了三處起火點,那么這已經是再明顯不過的人為縱火了。

  藍子墨這個時候指著地上的三處他之前畫出來的圓圈。

  “兩位請看,這三處就是可盈發現的三處起火點。”

  “而且,還有一點。”

  藍可盈的手終于從尸體上抬了起來。

  她的面色如常,雙目卻是幽深一片。

  而聽到了她的聲音,祁玉連和柳清江兩個人也立刻看向藍可盈,等著女子繼續往下說。

  而就在這個時候,頂上,又是一叢黑灰落下。

  而那被燒得只剩下大半根的椽木也終于撐不住,只聽到“咔嚓”一聲輕響,椽木便直直地砸了下來。

  而說來也巧得很,此時此刻柳清江與祁玉連兩個人正站在椽木的正下方。

  藍子墨的面色一變。

  一句話立刻脫口而出:“快躲開!”

  柳清江與祁玉連兩個人也是若有所感地抬起頭。

  看到的,只是一根粗壯的,焦黑椽木從天而降,正向著他們的腦瓜頂直砸下來。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默認

默認 特大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錯惹嬌妻:法醫大人是天師同類小說推薦 |新書推薦|逍遙游游其他小說作品
目錄下載收藏推薦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

若本站收錄的小說無意侵犯了貴司/作者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

Copyright © 2019 新新書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三中三10元赔多少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