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291:救人

書名:爆笑王妃寵翻天  作者:水云行  手機閱讀 章節錯誤提交

中年男子的手被重重的打了一下,痛的嗷的一聲,松開了少女。

  少女見狀,立刻朝洛顏兒和百里御風這邊跑來,顫抖著身子躲到洛顏兒身邊,哀求道:“救救我。”

  中年男子看向他們,朝他們走過來,惡狠狠道:“小子,竟敢多管閑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百里御風冷聲道:“這位姑娘說不愿意,你難道沒有聽到?”

  男子不屑的笑了:“老子來這種地方就是尋歡作樂的,我既然花了錢,她愿不愿意可不是她說了算的。”

  “若她是被人搶來這里的,你強迫她,你就犯罪了。”洛顏兒冷聲威脅道。

  男子卻不屑道:“犯罪?你們知道這地方是誰開的嗎?縣老爺的外甥開的,犯罪又如何?在這里犯罪,不是犯罪,縣老爺是允許的。你們兩個臭小子,乖乖把人給我交出來,然后跪在地上給我磕三個響頭,再從我褲襠鉆過去,或許我可以饒你們一命,我和柳公子可是很熟的,得罪了我們,讓你們在安康縣待不下去。”

  百里御風冷聲道:“今晚你休想動這位姑娘。”

  男人聽了氣憤道:“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是不是?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立刻上前去拉少女。

  “不要,救救我。”少女嚇得往洛顏兒身后躲。

  洛顏兒擋在少女面前,不讓中年男人將少女拉走。

  中年男人見狀很氣憤,揚起手來便要去打洛顏兒。

  百里御風見狀,勁掌一揮,將人直接從樓上一掌擊落到了樓下。

  老鴇看到這一幕,氣憤道:“何人竟敢在我天香樓鬧事。”

  “樓上,樓上那兩個臭小子。”中年男子聲音虛弱道,這一摔可不輕。

  老鴇見狀,趕忙吩咐道:“還愣著干什么,快送高老爺去看大夫,你們,上去把那兩個鬧事的臭小子給我抓下來,我就說他們二人來這里不要姑娘,有些不對勁,原來是來找事的,把他們給我抓住,我要狠狠地教訓教訓他們。”

  天香樓的打手立刻跑上去,要去抓百里御風和洛顏兒。

  百里御風豈會將這些人放在眼里,根本就不給這些人近身的機會,將十幾個打手紛紛揮落到樓下。

  然后帶著洛顏兒和那位姑娘正大光明的離開了。

  老鴇見狀,雖然憤怒,卻不敢上前,只能用話語威脅道:“你們給我等著,敢來我們天香樓鬧事,你們的死期就要到了。”

  洛顏兒回頭看了眼老鴇,笑道:“我們等著,看是誰的死期到了。”不屑一笑,離開了。

  回到住處之后,聽了少女的講述他們得知,她便是昨晚被柳科搶去天香樓的少女,不止她一人,還有七個少女還在天香樓,今晚天香樓的老鴇會讓她們接客,若是被尋歡的客人看中,她們就要被帶去房間糟蹋。

  百里御風聽后,立刻讓林翼和兩名侍衛去天香樓救人。

  一個時辰后

  還好他們去的比較及時,順利的將這幾位少女救了出來。

  飛霜暫時給她們安排了住處,讓她們暫時不要回家,柳科知道人被救走之后,肯定會去她們家尋找的,若是現在回去,被找到,肯定會被帶回去,下場會更慘。

  八位姑娘被帶下去之后,百里御風聽洛璟宸他們今日的暗查結果。

  先是吳大人和楊大人稟報自己的調查結果,他們從百姓口中更深的了解了安康縣縣令,不止縱容自己的外甥作惡,自己更是無惡不作,貪贓枉法,就連年前安康縣百姓受旱災,朝廷下發的賑災糧也被他貪了,導致很多百姓被活活餓死,前年朝廷發放的用來修建水利工程的銀子,也被他貪污了,他只是派人象征性的修整了一下河道,去年夏天雨水多,河堤被沖垮,住在下游的百姓莊稼被淹沒,家園被沖毀,導致很多百姓無辜喪命。

  洛璟陽到安康縣的上一級去調查,林知府倒是一個好官,安康縣的事他也聽說了,也有百姓去他那里告狀,他本要過問,可上面卻有安康縣縣令的人,壓制著他不準過問,他也是有苦難言。

  洛璟宸在縣衙的調查結果是,縣衙門前的鳴冤鼓已經落了一層厚厚的灰,縣令已經半年多都沒有升過堂了,縣令還得意的說,他們安康縣在他的治理下非常的太平,沒有人有冤情,其實是百姓即便有冤屈,也不敢去縣衙告狀,去了,只會更慘,因為縣令只認銀子不認錢,誰給錢,就是誰的理。

  百里御風聽后很憤怒:“如此之人怎配做父母官,明日這件事也該了結了,也該還安康縣百姓一個晴天了。”

  大家商議好事情之后,便回房休息了,明日便可將百姓懼怕的貪官,惡霸統統解決掉。

  這一夜,天香樓內可不太平,柳科得知他搶來的姑娘都被人救走了,很是氣憤,讓人去調查,就是把安康縣翻過來,也要把這些人找出來。

  次日

  大家用好早餐之后等著尋死之人上門。

  他們已經將消息放了出去,讓柳科知道昨晚劫持他天香樓姑娘的人是他們。

  柳科得知消息后,怒氣沖沖的帶著人闖了進來,今日跟在他們身后的是府衙的衙役。

  看到他們,怒喝道:“就是他們在安康縣內搶人,打架生事,快將他們抓起來。”柳科下令道,好像他就是這安康縣的縣令般。

  黑衣人自從那晚之后就沒有回去,柳科懷疑也被他們殺了。

  衙差準備上前抓人,百里御風冷聲道:“不麻煩你們了,我們正要去縣衙找縣令評評理呢!既然你們來了,走吧!”

  柳科聽后不屑的笑了:“到了縣衙,你們就等著死吧!”然后看向洛顏兒,淫笑道:“小美人,待會爺會饒你一命的,只要你好好跟著爺,也不會虧待你的。”

  洛顏兒冷冷一笑道:“待會別哭就行了,我們可是占理的。”

  “占理?哈哈哈,在這安康縣,我就是理,我就是法。”柳科張狂道。

  百里御風拉過洛顏兒的小手,朝外走去,懶得再與柳科這樣的惡人廢話,看到他,便覺得反胃。

  來到縣衙之后,沉默了半年之久的鳴冤鼓終于被人敲響了。

  百里御風等人走進大堂,結果縣令卻姍姍來遲,在大家不滿的等待中,縣令終于出現了,可是懷中卻還摟著個美人,一臉慵懶的來到桌前坐下,打了個哈欠詢問:“何人擊鼓?”

  柳科立刻討好的開口道:“舅舅,是這些人。”

  縣令揉揉眼睛,看清堂下站著的人,開口道:“是小科啊!這些人是你帶來的?”

  柳科回道:“他們是來告外甥我的。”

  縣老爺聽后譏嘲的笑了:“告你?他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吧!既然你知道他們是來告你的,直接在外面解決了就好,還來煩我做什么,這一大早的,擾我好事。”看向懷里的美人,竟當著眾人的面,吻了下美人。

  百里御風臉色陰沉極了,冷聲開口:“你身為縣令,竟如此升堂,成何體統?”

  汪富貴聽到這話笑了:“體統?在這安康縣,我就是體統,我愛怎樣便怎樣,誰能管的了我?”

  “你身為朝廷命官,深知國法,竟知法犯法,就不怕皇上知道,滅你九族?”百里御風冷聲質問。

  汪富貴卻不屑道:“皇上?皇上在哪里?皇上高座朝堂之上,能看到這里嗎?皇上看的只是我們呈上去的奏折,看到我們說好,他便覺得好,覺得這天下太平,他根本不會知道這里發生的事,這地方官其實是最逍遙自在的,天高皇帝遠的,老子在這里逍遙快活,老子就是皇帝。”

  “放肆。”林翼聽后怒喝一聲。

  汪富貴聽后不悅道:“放肆的人是你,竟敢在這大堂之上呵斥本官,來人,將他給我抓住,重打一百大板,不對,打死為止。”

  “誰敢?”百里御風掃了眼衙役。

  強大的氣場,冷漠的氣息,嚇得衙役不自覺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敢上前。

  柳科見狀罵道:“你們這一個個的慫包,別人大點聲,就把你們嚇到了,給我過去,將他們都抓住,全部亂棍打死,把這個小美人給我綁了,送我床上去。”然后笑著看向汪富貴問:“舅舅,我這樣判您可還滿意?”

  汪富貴開心的笑了:“滿意滿意,你小子越來越有能耐了,以后再有人擊鼓鳴冤,你替舅舅升堂就行了,這樣舅舅也有時間多與美人快活快活。”說著手便在懷中女人身上不老實的摸起來,視若無人。

  百里御風做夢都不敢相信,自己手下居然會有這樣的官員,實在是沒眼看。

  衙役領命后剛要上前抓人,林翼拿出金牌:“睜開你們的狗眼看看這是什么?”

  柳科一個草包,不認識林翼手中的東西,傻不拉幾的問了句:“金塊?想拿這個買命?”

  林翼將金牌對準汪富貴的方向,他身為朝廷官員,肯定認得這個東西。

  汪富貴定眼瞧了瞧,這塊金牌上不止有一個令字,還有龍紋,這,這是皇上的金牌。

  見此金牌如見皇上。

  嚇得立刻跑過來跪下行禮,高喊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衙役見狀,也趕忙跟著跪了下來。

  此時大堂外圍了很多觀看的百姓,聽說有人來縣衙告狀了,紛紛好奇何人敢這么大的膽子,看到縣令高呼萬歲,他們也跟著跪了下來。

  行禮之后,汪富貴抬起頭,看向百里御風詢問:“您難道就是常來民間走訪的右相大人?”因為是地方官,所以沒有見過當今皇上。

  加上百里御風此次出巡,是秘密出巡,雖然朝中官員知道,但卻讓他們保密,所以地方官員并不知道。即便有些官員朝中有人,得到風聲,也不相信皇上會來他們這里。

  覺得皇上也就是做做樣子,到百姓的田里走走看看,才不會真的偽裝成普通人去吃苦查案呢!

  百里御風淡淡一笑道:“汪大人難道不怕?”

  汪富貴聽百里御風這么說,覺得他是默認了,趕忙討好的笑道:“剛才是下官眼拙,沒有認出右相大人,右相大人大駕光臨,我安陽縣蓬蓽生輝呢!下官這便讓人好酒好菜的招待著,再給右相大人找幾個美人作陪,還望右相大人原諒下官剛才的失禮。”

  百里御風質問:“我可是封皇上之命來民間查處貪官污吏,為民做主的,汪大人難道不怕?”

  汪富貴討好的笑道:“我安康縣很太平,沒有百姓有冤屈,在下官的治理下,我安康縣的百姓豐衣足食,幸福安康,不信右相大人可問問百姓們。”湊近百里御風,壓低聲音小聲道:“只要右相大人肯放過下官,下官愿重金相謝,且奉上美人,下官知道右相大人最喜美人,下官定會為右相大人準備絕色美人。”

  “汪大人的意思是讓本官袒護你?”百里御風故作不解的詢問。

  汪富貴笑道:“同為朝廷官員,應該沆瀣一氣,官官相護,這樣大家都好,下官手中還有很多古董字畫,只要右相大人喜歡,可隨便拿。”

  百姓不知道他們在竊竊私語些什么,擔心若這位真的是右相,會不會與縣令官官相護,這樣他們安康縣的百姓可就真得再無寧日了。

  百里御風眸中閃著怒火,嘴角卻勾起淡淡的笑意道:“汪大人倒是會做事,難道就不怕皇上知道了,到時咱們都會被嚴懲?”

  汪富貴卻好不擔心道:“只要右相不說,皇上是不會知道的,皇上,每天那么多事情忙,不會過問此事的,況且右相是皇上最信任之人,皇上更不會過問。只要右相不說,皇上是絕對不會知道的。”

  “是嗎?你就這么肯定?”百里御風嘴角的笑容加深,說明他現在真的生氣了。

  汪富貴卻不懂,點頭道:“下官敢肯定。”

  百里御風聲音陡然冷了下來:“可是朕現在已經知道了。”

  汪富貴愣了一下,喃喃道:“朕?”

  林翼呵斥道:“皇上在此,誰敢放肆?”

  汪富貴再次一愣,再看向金牌,這金牌,的確不應該是右相能拿的,就算先皇給了右相金牌,上面也只有令字,不可能有龍紋,嚇得立刻跪下來:“參見皇上。”這一刻,汪富貴和柳科是真的害怕了。

  百里御風走到高堂之上,看了眼被汪富貴坐過的椅子,一臉嫌棄。

  兩名侍衛立刻將椅子撤走,給皇上新換了一把椅子。

  百姓見是皇上,看到了救星,立刻跪下來行禮高呼:“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平身。”百里御風開口。

  汪富貴和柳科聽了,剛要起身。

  百里御風冷聲道:“朕何時讓你們起來了?”

  二人嚇得立刻跪好。

  百里御風冷聲道:“朕不過只來這安康縣三日,便聽到了百姓對你們的不滿,你還有臉說安康縣在你的治理下,一片太平安康,這話你是怎么有臉說出口的。”

  汪富貴惶恐道:“皇上贖罪,微臣在治理的時候,可能有疏忽的地方,以后微臣定會盡心盡力去治理,絕不會再讓百姓有不滿的情況出現。”

  百里御風冷聲道:“你想繼續治理,只是不知這安康縣的百姓是否愿意讓你繼續治理?”看向大堂外的百姓。

  百姓們再次跪下來,高聲喊道:“請皇上為安康縣百姓做主,嚴懲這個貪官,還有柳家的惡霸!”

  百里御風看向汪富貴質問:“汪大人,你聽到百姓的呼聲了嗎?”

  汪富貴立刻喊冤:“皇上,微臣真的在盡心盡力的治理安康縣。”

  百里御風冷聲笑了:“說出這些話,自己不覺得可笑嗎?吳大人,楊大人,把證據拿出來讓汪大人看,將證人帶上來。”

  那些被柳科傷害的少女們被帶上來,還有被傷害的無辜百姓,都被帶了上來。

  還有百姓聯名寫的狀子,都被呈了上來。

  汪富貴和柳科跪在地上,心如死灰。

  緊接著柳科的父母,和汪富貴的妻兒都被帶了上來,這些人可沒少欺負百姓,百里御風判了他們死罪,并且是斬立決,今日便拉去菜市口問斬。

  這些人被關進囚車,押往菜市場,街道兩邊圍滿了百姓,紛紛拿著東西砸他們,高呼皇上英明。

  百姓們親眼看到這些人惡霸貪官被問斬,紛紛松了口氣,齊聲高呼萬歲英明。

  看著百姓們的歡呼,百里御風低沉了多日的心情,終于好了起來。

  在心中道:安康縣下一任縣令,一定要好好選,眼下先由知府代為管理安康縣的事情,至于庇護安康縣縣令的上級官員,他們也要趁著這次機會,一并查處,免得他們走后,威脅知府。

  但暴露身份之后,勢必會引起上級的警惕,所以他們決定弄個障眼法。

  百里御風等人啟程離開了安康縣,悄悄離開,沒有驚動百姓。

  刺史府

  “參見大人。”一名黑衣人單膝行禮。

  背對著黑衣人的中年男子轉過身來,面容給人的感覺很嚴肅,看向黑衣人問:“調查的如何?皇上是否來了清州?”

  黑衣人稟報道:“回大人,皇上一路往南去了,沒有來我們清州。”

  “當真?”中年男人再次確定。

  “屬下親眼看到皇上的馬車和一行人往南去了。”黑衣人稟報道。

  中年男人松了口氣:“如此便好,看來汪富貴并未供出自己,如此本官便可高枕無憂了。”

  清州刺史便是汪富貴上面的人,在知府之上,所以可壓住知府,不敢過問安康縣的事,才會讓汪富貴和柳科等人在安康縣囂張那么多年。

  百里御風等人往南行駛一段路之后,卻秘密掉頭從另一條路折返,傍晚時分,進了清州的林陽城內。

  州自然要比縣大很多,也繁榮很多。

  林陽城是清州管轄內最繁華的一個城,也是清州的中心城,刺史府所在地。

  林翼和兩名侍衛去找住處了。

  洛顏兒等人在城內一個大酒樓內落座,要了一個最大的包間。

  百里御風讓大家一起坐,出門在外,無需在乎那么多規矩禮儀。

  大家坐下來之后,百里御風開口道:“你們說說這個清州刺史吧!”

  洛璟宸開口道:“皇上,末將四年前辦事來過一次清州,這位清州刺史叫周永民,在清州任刺史已有十年,安康縣縣令汪富貴是他的表弟,這位清州刺史的名聲倒是沒有他表弟那么糟糕,但也有一些不好的聲音,不過清州很多地方都很貧瘠,林陽城是清州最繁華熱鬧的一個城,所以這里的百姓還算富裕,但其它地方的百姓過的卻很艱苦。”

  洛顏兒冷哼一聲道:“自己表弟的名聲如此臭名遠揚,他身為表哥又是上上級,不過問,還壓著知府不讓知府過問,這分明就是縱容,我覺得這個刺史也好不到哪里去。”

  百里御風道:“朕之所以會來清州,并非單單因為汪富貴之事,前些日子在宮里,朕曾收到過一本參奏清州刺史的奏折,所以才決定來察訪一下,看看這位清州刺史,到底是不是一個有作為的官員。”

  林翼很快便找到了住處,大家在酒樓用過晚飯之后,便前往住處了。

  租住的依舊是一個精致的四合院,一行人多,若是住客棧,容易暴露行蹤,住在這種地方,做事比較方便些。

  趕了一天的路,大家都累了,梳洗之后,便早早的休息了。

  洛璟陽來到兄長的房間:“大哥。”

  “坐吧!”兄弟二人坐下來。

  洛璟陽開口道:“大哥,你覺得皇上這個人如何?”

  洛璟宸如實道:“感覺與之前心中想象的不一樣,之前與皇上接觸的并不多,只是從先皇后和大伯父口中了解還是七王爺的皇上,覺得皇上是那種很無情之人,可是這一路走來,雖然只接觸幾天,卻覺得他其實并非無情無義之人,相反,他很愛戴百姓,為民著想,心思真的都在百姓身上,并非大伯父說的那般的奸詐,詭計多端。

  二弟來問大哥,想必自己心中也有了動搖吧!”

  洛璟陽是個直脾氣的人,有什么說什么:“沒錯,皇上的確與我想象中的不一樣,我以為他身為皇上,會有很多臭架子,臭毛病,可是這幾日的相處我覺得他身上沒有這些臭毛病,相反他對身邊的人挺好,出門在外,為了不讓大家懼怕他,對他疏遠,還會主動讓大家坐下來一起吃飯,并未一直端著帝王的架子,與百姓接觸的時候,很親民,對顏兒也挺好的。”

  “所以二弟也覺得,之前我們對皇上的了解是錯誤的?”洛璟宸給弟弟倒了杯水。

  洛璟陽接過來喝了口道:“不過短短幾日的相處,還不能完全判定一個人是不是真的真如我們看到的那樣,或許他是故意演戲給我們看呢!我們還需繼續觀察。”

  洛璟宸贊同的點點頭。

  洛璟陽起身道:“大哥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去走訪,調查。”

  “二弟也早點休息。”

  洛璟陽離開了大哥的房間。

  洛璟宸走到窗前,看著空中的明月,眸中浮上一抹愧疚之色。

  四年前,他曾在這里傷害了一位女孩,這四年間,他一直派人尋找卻一直未找到,不知道她是否還好?是否還在人間?

  那晚之事,是否給她帶去傷害?

  再次來到清州,是否能有緣再見?

  百里御風和洛顏兒梳洗之后回到房間。

  洛顏兒呈大字狀躺在床上,感慨道:“還是躺著舒服啊!”

  百里御風抓過她一只胳膊,躺在了她身旁,二人很默契的看向彼此。

  接觸到他炙熱的眼神,洛顏兒立刻移開了視線:“你,你干嘛這樣看著人家?”

  百里御風一個翻身。

  洛顏兒很后悔自己剛才躺的姿勢,:“你,你別亂來,萬一被別人知道,多丟人啊!”

  “你我是夫妻,有何丟人的?”百里御風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

  “你,你就不怕自己的臣子說你是個好色的君王?”洛顏兒質問。

  百里御風卻溫柔一笑道:“你是朕的皇后,與朕一同出來,若是朕都不寵幸你,那他們才會多想呢!會覺得朕根本就不在乎你這個皇后,這樣豈不是讓皇后很沒面子,朕怎能讓皇后這般沒面子呢!”

  “如此說來,你還是為我著想嘍?”洛顏兒真相爆粗口,這個臭男人,臉皮真是越來越厚了。

  “皇后果然是明事理的,不必感謝朕。”百里御風嘴角的笑容加深,看著她的眼神,越發的炙熱。

  “誰要感謝你了,我也不想要你所謂的面子,我——唔!”洛顏兒的唇再次被堵住。

  一開始還想著一定不能讓他得逞,可是很快自己便沉淪在了他的溫柔中,等被他吃干抹凈之后才回過神來,自己竟然又和他做了那種事。

  嗚嗚嗚,洛顏兒,你還真是沒用,對他居然沒有絲毫的抵抗力,這么容易就被他的美男計誘惑了,丟人呢!

  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而且一直都是他在出力,自己好像也不算吃虧。

  在心里一番自我開導之后,洛顏兒的心情平復了下來,揚起小臉看向他。

  他正用著溫柔的目光注視著自己,想到剛才的纏綿悱惻,洛顏兒的小臉蹭的一下便紅了,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嬌嗔道:“不準看。”

  百里御風拉下她的小手放在唇邊吻了下道:“朕的皇后如此美,為何不準看?”

  聽他這么說,洛顏兒心里美滋滋的,看著他質問:“在你心里,我真的很美?”

  “當然。”百里御風眼神真誠的看著她回答。

  洛顏兒嘴角的笑容加深,依偎進他懷中,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心里說不出的甜蜜在流淌,難道自己愛上他了?

  應該不會,肯定是自己第一次接觸這種情愛之事,覺得新奇,所以才會被他迷惑,誘惑,這應該不算是真的愛吧!

  若是自己真的愛他,應該愿意為了他留在這里。若是有一天自己有機會可以穿回去,自己會回去嗎?

  心里的回答是:肯定會回去。

  那自己肯定就沒有愛上他。

  次日

  洛顏兒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青綰和若蘭侍奉她梳洗更衣,然后用早膳,從始至終都沒有看到百里御風,忍不住詢問:“怎么沒有見到皇上?”

  青綰回道:“小姐,皇上和各位大人早就出去暗訪調查了,皇上說小姐昨晚太累了,不要打擾小姐休息,讓小姐多睡會。”

  想起昨晚之事,洛顏兒的小臉再次羞紅,不悅道:“說好的一起出來微服私訪,憑什么把我丟在這里,他們出去啊!太不夠意思了,看他回來我怎么收拾他。”

  若蘭開心道:“若是能趁著這次微服出巡,讓小姐和皇上的感情更好,說不定回去后,小姐很快就能有小皇子了。”

  “小皇子?”洛顏兒摸向自己的小腹,搖搖頭道:不可能,怎么可能會那么容易就懷上,上次不是也和他做了一次嘛!不也沒懷上,不要自己嚇自己。自己還要穿回去呢!不能在這里留下孩子。

  洛顏兒在住處閑著無聊,便帶著青綰和若蘭到街上走走逛逛。

  雖然都是傲岳國的百姓,但每個地方有每個地方的風俗習慣,商品上也都會有當地的特色,洛顏兒發現這個地方的小吃特別多,這里的百姓對吃都挺講究的。

  聽說到了晚上,有一條街都是賣這種小吃的,那不就和現代的夜市差不多嘛!晚上的時候要去逛逛。

  林陽城不似安康縣那么壓抑,因為安康縣之前有一個不作為的縣令,所以那里的百姓過的都比較壓抑,痛苦,這里的百姓看上去還都挺幸福的。

  百里御風在外忙了一天,傍晚時分回到住處。

  洛顏兒早就回來了,見他們回來,立刻跑了過去:“風風,大哥,二哥,你們回來了。”由于跑的太快,腳不下心猜到了自己的裙子,身子往前趴去。

  在大家的驚訝中,百里御風率先回過神來,快速來到她面前,扶住了她。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默認

默認 特大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爆笑王妃寵翻天同類小說推薦 |新書推薦|水云行其他小說作品
目錄下載收藏推薦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

若本站收錄的小說無意侵犯了貴司/作者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

Copyright © 2019 新新書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三中三10元赔多少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