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第一百八十五章

書名:秩序劍主  作者:小卒沒過河  手機閱讀 章節錯誤提交

  愛蜜莉雅扭過頭,朝身后的大廳里望去。,

  在人群最前面,一位穿著男爵禮服的青年男子,單膝跪倒在海洛伊絲長公主面前這個姿勢,既像是宣誓效忠、也有些像是求婚。

  但是,這位青年男爵的臉,卻沒有望著海洛伊絲長公主,而是扭頭望向自己這個角落。

  城主府的大廳雖然面積很大,但說到底也只是一個大型房間而已,愛蜜莉雅可以清楚看到這位青年男爵臉色有些蒼白,甚至可以看到兩滴汗珠正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順著這位青年男爵的臉頰向下滾落。

  不只是這位青年男爵樣子有些奇怪,整個大廳里所有人的臉色都有些不大對頭,他們在朝這邊看過來,雖然神情各異,但似乎都在等待著什么。

  愛蜜莉雅下意識的伸出手抹了抹自己的嘴角,好像嘴角上也沒沾著什么東西啊?

  而且我只是就著丈夫的手吃了一口蛋糕而已,就算有些失禮,你們也不用都盯著我看吧?

  愛蜜莉雅扭頭,看了看丈夫手里、那塊被自己咬了一口的淺紅色小蛋糕,再轉頭看看大廳里,一張張嚴肅的臉孔。

  愛蜜莉雅仰起頭,習慣性的看向自己的丈夫這事你看怎么辦?

  “咚、咚、咚。”

  權杖敲擊地面的聲音在大廳上首木臺上響起,把眾人注意力都吸引過去。

  “比弗德男爵,我接受你的效忠。”海洛伊絲微笑著說

  她將手中的權杖探出,用權杖頂端的球體,壓在這位年輕男爵的肩膀上。

  沉重的權杖,讓比弗德男爵肩膀發出不堪重負的咯咯響聲。

  比弗德男爵年方二十七。

  用年方來形容一位二十七歲的男子好像有些失禮,但實際上,能成為實地男爵,二十七歲已經是非常非常年輕了就像人們總以為王子都年輕英俊,可實際上,王子往往已經中年謝頂。

  這年頭人們的平均壽命不高,所以結婚的比地球更早。

  除了職業者需要在實力快速增長期間保持單身、集中精力訓練以保持實力快速增長以外,絕大多數人有條件的話,都會盡早結婚并留下后代。

  所以父子兩代人之間,年齡之差在十六歲以內的情況并不罕見,其中尤其以貴族為甚。

  要不是比弗德男爵的父親、老比弗德男爵,在霍恩特鎮伏擊吉爾特一戰中,被安德在破軍沖陣的過程中隨手砍了,他根本不可能在這個年齡繼承爵位。

  可憐安德壓根不知道自己斬了一位男爵。都套著鐵罐子騎士重甲,又在黑夜亂軍之中,安德見到有人擋路就順手砍了,誰關心擋路者是什么爵位?

  小比弗德男爵當然不會為提前繼承了爵位而感激安德,仇恨倒是隱隱種下。

  讓他直接跳出來反抗弒王者,他當然不敢,但是在如此熱烈的氣氛下,他腦子一熱,跳出來對弒王者的頂頭上司表示效忠。

  作為一個還算合格的貴族,比弗德男爵這么做,也有自己的考慮。

  老比弗德男爵被弒王者斬殺的事情,瞞得過一時瞞不過一世,自己就算忍住殺父之仇、投靠弒王者,這也是一個不穩定因素,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被揭露出來。,

  如果這件事被揭露出來,自己就算做的再好,也難以得到弒王者的信任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比弗德男爵眼中,弒王者是一位依靠個人勇力上位的暴發戶,站在弒王者這一邊,不但風險很大、而且屈辱。

  但是,吉爾特監國長公主海洛伊絲殿下就不一樣了,高貴的身份、美麗的容貌,投靠這位長公主殿下。

  不但不失男爵尊嚴,還可以挑起長公主殿下與弒王者的矛盾。

  讓他唯一沒想到的是,即使在如此熱烈的氣氛下,他抓住時機主動帶頭,整個大廳里竟然沒有一人跟上表示效忠,反而不約而同的安靜下來,讓他孤零零一個人,暴露在長公主海洛伊絲和弒王者雙重視線之下。

  此刻,雖然長公主手中權杖沉重無比,壓得他肩膀咯咯作響,但是比弗德男爵依然松了一口氣那不是權杖,而是一根救命稻草。

  “諸位,請為我和比弗德男爵喝一杯,慶賀本監國在艾比利王國獲得第一位效忠者。”

  海洛伊絲在侍女手中拿過一杯酒,向前舉到與眉齊高的位置,說道。

  大廳里一片安靜,眾人都盯著站在大廳一角,正在給自己妻子繼續投食的弒王者。

  “恭喜海洛伊絲殿下,恭喜比弗德男爵。”安德拿起桌上的酒杯,說道。

  大廳里的氣氛頓時松快下來。

  “恭喜長公主殿下、恭喜西比弗德男爵。”眾人舉杯暢飲。

  等到一杯飲過,海洛伊絲再次用權杖敲擊地面,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自從父王奧斯維德戰死沙場的那一刻,我就發誓要為他復仇。

  吉爾特家族戰死的王不止一位,但是,被盟友出賣、暗算而死的吉爾特王,只有我的父親。

  所以,現在站在你們面前的,是吉爾特監國、也是吉爾特遠征軍的最高統帥,同時還是一位怒火熊熊的人子,而對現在的我來說,最不重要的一個身份就是吉爾特長公主。

  請你們不要再把我當女人看待,卡特琳娜大公爵是我的偶像,我發誓要效仿卡特琳娜大公爵為父報仇,也為自己打下一片天地。”

  “至于他安德蒂爾斯,我的先鋒騎士,就是我家族種子提供者!”

  海洛伊絲伸手一指,大廳里一片嘩然,只有安德表面鎮定如常,可心里五味雜陳,不知道該憤怒還是還高興。

  他低頭望去,正好迎上愛蜜莉雅的大眼睛,安德剛覺得有些心虛,卻發現愛蜜莉雅比他更先一步,移開了視線。

  “嗯?”

  今天這番話,海洛伊絲已經醞釀了很久。

  這些話甚至不是說給安德蒂爾斯聽的,而是說給那些因為安德前期表現太過強勢、而搖擺不定的艾比利貴族們聽。

  艾比利貴族的支持,對安德來說,遠沒有對海洛伊絲這么重要。

  安德編制的新軍,里面就沒有幾個出身貴族的軍官,就算有,也是少數不得志的破落貴族,這支軍隊的由來和組成方式,注定安德不會得到艾比利貴族勢力的支持。

  但是對海洛伊絲來說,這些人卻是可以爭取的對象。

  滅國之戰逼迫這些貴族必須選擇立場,這些貴族只要沒有身死族滅的決心,就必然選擇臣服于她。

  而要讓這些人追隨,就要旗號鮮明的宣示自己的遠景目標沒人想走上死路,如果你描繪的遠景目標不切實際,這些貴族也不會真心追隨。

  所以,海洛伊絲根本不提自己是否謀求吉爾特王位,只說自己準備效仿卡特琳娜大公爵為父報仇,并自立分支家族。

  至于她當眾宣布,安德蒂爾斯是她的種子提供者,這卻是為了給這些貴族解除后顧之憂安德蒂爾斯是一柄鋒芒畢露的利刃,如果沒有這句話,這些貴族不會冒風險來投靠海洛伊絲。

  卡特琳娜大公爵是一位女性傳奇,她親手建立的卡特琳娜大公爵領,是次大陸第一個以母系傳承為繼承規則的公爵領。

  她有一個廣為流傳的口頭禪是:男人不能保證后代百分之百是自己的血脈,但是女人可以保證。

  也是從她開始,許多沒有男性繼承人的家族,才允許女性來繼承爵位借種這種生育繼承人的傳承方式,也是這位大公爵首開先河。

  在卡特琳娜之前,只有入贅而沒有借種的說法。

  在她之前,借種這種方式,對貴族來說,和讓私生子繼承爵位是同樣丟臉的事情

  在她之后,借種成為女性貴族獲得繼承人的首選方式,甚至被認為女性貴族的最佳選擇不會有繼承人糾紛。

  說穿了就是誰強誰有理。當年卡特琳娜大公爵強橫一時,兼之美貌無雙、多情風流、面首數以百記,其中傳奇也為數不少。

  如此行為在當時,當真是驚世駭俗,如果不找一個合適的理由,哪怕是她這樣位高權重者,也難免被人嚼舌頭,所以她硬是編出一套歪理出來。

  不過,以她的身份和戰力,只要有這么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大家也不會去找死為這種事和一位高階傳奇打生打死,也未免太sb了些。

  歪理重復了上千年之后,漸漸也變成真理。

  所以海洛伊絲才能這么理直氣壯,當眾說出我要借種!

  “哦”

  大廳里一片恍然大悟的聲音。

  怪不得弒王者會分出一半城主府給海洛伊絲長公主。

  如果長公主能夠控制弒王者,弒王者作為下屬,就應該把象征酷兒倫城統治權的城主府整個讓出來,自己搬出去

  如果弒王者野心勃勃,想要宣示自己對酷兒倫城的主權,那就應該寸步不讓,逼長公主另選府邸。

  可是雙方各占一半城主府,讓所有觀望的人都摸不著頭腦,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

  現在,謎底揭開了。

  原來他們是這種關系,怪不得要共同分享城主府不說別的,這樣晚上幽會也方便點,不是嗎?

  既然把話說開了,大廳里的眾人頓時活躍起來。

  有些臉皮厚些的貴族直接當場對海洛伊絲表示效忠而身份更高一些的實地男爵、甚至是子爵要矜持一些,等待著海洛伊絲主動伸來橄欖枝。

  只有班杰明伯爵的長子,伊特維斯班杰明爵士走到安德和愛蜜莉雅面前,微微躬身。

  “美麗的女士,我能和您的丈夫單獨談談嗎?”

  “當然。”愛蜜莉雅乖巧的點頭,轉身就想溜走,結果被安德一把拉住:“剛才的事情,等下你要給我好好解釋一下!”

  “啊,什么事情?”愛蜜莉雅眨著無辜的大眼睛,反問道。

  在大廳兩側有一排休息室。

  這些房間雖然名叫休息室,但其實是提供給有需要的人,有一個單獨談話的空間。

  關上房門,伊特維斯急不可待的問道:“我的父親,他現在還好嗎?”

  “他很好。”

  “我能見他一面嗎?”伊特維斯急迫的問道。

  “現在不行。”安德拒絕道。

  伊特維斯的臉上露出難以掩飾的失望。

  班杰明家族現狀很不好。

  沒有家族私兵保護,哪怕安德并未逼迫他們,甚至還讓他們繼續運營酷兒倫城,但是班杰明家族依然失去了很多利益。

  現在安德雖然讓班杰明家族繼續運營酷兒倫城,但是大家認為,這是弒王者為了維持城市平穩交接而使用的權宜之計,根本沒打算放過班杰明家族。

  所以許多在班杰明家族威壓下瑟瑟發抖的小人物,現在都試圖在班杰明家族身上咬下一塊肥肉。

  “蒂爾斯大人,我可以向您發誓,只要您庇護班杰明家族度過難關,等您取得侯爵爵位時,班杰明家族必定向您效忠。”

  伊特維斯班杰明咬了咬牙,把右手掌心向外舉過肩膀,發誓道。

  “呵呵,那你為什么不現在向我效忠呢?”安德冷笑一聲。

  “我”伊特維斯啞口無言。

  他當然知道這位伯爵繼承人為什么不肯現在向他效忠。

  屬下的爵位不能超過主君,這是貴族世界的常識,也就是說,如果班杰明伯爵向安德蒂爾斯這位宮廷子爵發誓效忠,那他就等于自動放棄伯爵爵位,讓整個家族成為男爵家族。

  這對于班杰明伯爵家族是毀滅性的打擊。

  但是放在伊特維斯班杰明個人身上就不一樣了。

  他雖然是班杰明家族的繼承人,可現在不過是一名爵士,向安德發誓效忠并無問題唯一的問題是,只要安德一天不成為侯爵,伊特維斯班杰明就一天無法繼承伯爵爵位。

  也許到了那時候,班杰明家族會另外選一個繼承人出來。

  “好了,你整理一下這段時間里,對班杰明家族動手的勢力清單,等下我會當眾宣布,班杰明家族在我的庇護之下。”

  望著伊特維斯進退兩難,煎熬的面孔,安德突然說道。

  “啊大人您?”

  “這段時間你做得不錯,而我也正好需要一些理由,僅此而已。”安德微笑著說。

  “大人您的恩德,伊特維斯永世不忘。”伊特維斯深深鞠躬,感激的說。

  這句話中沒有帶上班杰明的姓氏,意味著伊特維斯是以個人身份,對安德的好意表示深刻感激。

  “但愿吧。”安德并不在意他的感激。

  因為,安德只是需要一個借口,把班杰明家族和酷兒倫城的其他勢力徹底對立起來,讓他們再無退路。

  順便可以再搜刮一票反正自己應該很快就要離開酷兒倫城了。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默認

默認 特大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秩序劍主同類小說推薦 |新書推薦|小卒沒過河其他小說作品
目錄下載收藏推薦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

若本站收錄的小說無意侵犯了貴司/作者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

Copyright © 2019 新新書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三中三10元赔多少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