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第二百零三章 轟動

書名:重生之女將星  作者:千山茶客  手機閱讀 章節錯誤提交

  在禾晏這頭為自己的這點疑惑輾轉難眠時,回到肖家的肖玨,兜頭就撞上了早就守在大門口等著問話的肖璟夫婦。

  白容微連衣裳都沒來得及換,與肖玨二人就在堂廳里坐著,好容易等到肖玨回來。肖璟劈頭蓋臉的就問:“懷瑾,這是怎么回事?禾公……姑娘怎么會是姑娘?”

  肖家眼下真是兵荒馬亂。

  好端端的,宴席上得知那個住在他們家的小公子是個女孩子,已經夠駭人的了。皇帝居然還順勢就賜了婚,饒是他們家再如何心大,也一下子無法轉變肖玨的好友變妻子這件事。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肖玨定然是喜歡那位禾姑娘的。否則也不至于在殿上當著文武百官說出那般令人牙酸的話。現在回想起來,樁樁件件,譬如要禾晏住他院子里,總是若有若無的袒護……眼下都得到了解釋。

  同樣的話剛剛在禾家對禾綏解釋了一遍,這頭還要給肖璟解釋。好在是自己家人,肖玨也就沒有說的那般詳細了,草草說了個大概,叫這夫妻二人能聽懂個囫圇就成。

  肖璟和白容微勉強聽懂了,兩人面面相覷。

  白容微試探的問:“懷瑾,你是真的喜歡禾姑娘嗎?”

  肖玨淡道:“若是假的,難道肖家可以抗旨?”

  白容微被堵得啞口無言,這自然是不能的。

  他唇角微勾,“若是假的,也就不會有這樁賜婚了。”

  幾人一愣,心道也是,肖玨看起來對朝事漠不關心,但并非真的沒有人脈手腕。這樁親事本來就是他自己推波助瀾達到目的,如果不喜歡禾晏,別說不必做到如此,就算文宣帝有這個意思,他也能動別的手腳將事情攪黃。

  “但是,”白容微埋怨道,“你這孩子,心里歡喜就罷了,先前怎么能直接將姑娘領回家里?雖然我與你大哥是沒有什么,可外頭人要是知道了,難免說三道四,對禾姑娘的清譽有損。”

  “先前她身份未明,貿然回家不妥,領回府上,也無外人知曉。”肖玨道:“日后不會了。

  夫妻二人這才松了口氣。從前總是擔心以肖玨的性子,這輩子怕是都不打算娶妻了,如今終于曉得喜歡姑娘,也是好事。但就怕少年人心性,貪圖一時歡愉,惹出亂子就完了。眼下看他自己是知道分寸的,兩人才稍稍放心。

  “那禾姑娘是哪里人?住在什么地方?家里可還有什么人?”白容微問他,“林家少爺走的時候提過一句,說是禾姑娘的父親是校尉,既已經做了親家,爹娘都不在了,我與你大哥當登門拜訪才是。不能讓人家覺得我們不懂禮。”

  “正是,”肖璟也跟著道,“當去與禾老爺細細商議親事的細枝末節。還有你的聘禮,如今也要著手準備。”

  這賜婚來的突然,家里什么都沒準備。這些年皇上的賞賜倒是不少,只是肖玨自己懶得打理,白容微都給他好好地存放在庫房里,原以為得隔個三五年才會有用得上的地方,不曾想驚喜來的如此突然。

  他們夫妻二人,卻是從頭到尾都沒在意禾晏的家世。縱然是詢問禾晏的家人,也只是了解情況而已。頭上的長輩們都已經過世,長兄為父,長嫂為母,肖璟與白容微本就不是貪慕虛榮之人,當年肖璟娶白容微時,朔京城里的流言甚囂塵上,肖家的親戚極力反對,可到最后,白容微這個庶女,還是做了肖家的大奶奶。因此對于禾晏,他們認為只要身家清白,品性不差,就已經足夠了。

  “禾姑娘平日里都喜歡什么?”有了事情做,白容微便覺得身上的擔子重了起來。肖家人口簡單,當家容易,她素日里與肖璟又沒有什么爭執的地方,如今肖玨的親事終于有了下落,便覺得非得將這件事辦的漂亮不可。“我明日去買些好看的綢布回來如何?再買些首飾,也不可太過貴重,顯得不尊重人。禾老爺年紀多大?既是做校尉,尋常總少不了磕絆,買些補品吧……”

  她細細的說來,與肖璟商量的入神,竟連肖玨什么時候溜走都不知道。等反應過來準備問問肖玨的看法時,才發現面前的椅子早已空空蕩蕩。

  肖玨回到了自己屋子,將外頭的朝服脫了下來,放到椅子上,自己在塌邊坐了下來。

  屋子里點著幽暗的燈,外頭隱約傳來熱鬧的聲音,大抵是白容微在吩咐下人拿鑰匙開庫房,今夜想來大家的震驚都不小,這一夜是別想睡覺了。

  不過……總算也不是沒有收獲。

  文宣帝的賜婚來的恰到好處,既將楚昭那個礙眼的家伙橫掃出局,也將他與禾晏的事一錘定音,皇帝腦子不清楚這些年,總算做了一件對的事。

  之前他以為禾晏傾慕楚昭,縱然心中諸多心事,也不想對禾晏提起。世上有喜歡便不顧一切強取豪奪的人,如他這樣的人,最不愛的就是勉強。

  不過……并不是勉強。

  他垂眸,從懷中掏出一方香囊來。這香囊被翻了個個兒,外頭的精致刺繡被翻到了里面,里頭粗糙的里布反而翻到外頭來了。里布里,那角歪歪扭扭,繡的坑坑洼洼的“月亮”正在昏暗的燈光下,熠熠發光。

  丑是丑了點,不過……

  居然還加了點金線進去。

  俊美的青年低下頭,忍不住笑起來。

  外頭的小屋里,赤烏一拳揮過去,被飛奴穩穩接住,扭到一邊,“冷靜。”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赤烏氣的鼻子都歪了,“我就說,為何每次我看他不順眼的時候,你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為何我每次為少爺的終身大事急的滿頭大汗,你卻可以淡然無憂,原來不是你心大,是你早就知道了!”

  “你我一同給少爺做事,當兄弟這么多年,你瞞著我,你良心不會痛嗎?”

  飛奴又側身避過他沖上來的一拳,也頗無語,“我哪里有欺瞞,濟陽城中時,你不是見過她穿女裝的模樣,怎生還會認為禾姑娘是男子?”

  赤烏一愣。

  說的也是,那禾晏倒不是沒有穿過女裝。在濟陽城里穿裙子的時候,崔越之和他的小妾,濟陽王女穆紅錦,那些百姓,街上買東西的小販……從無一個人懷疑禾晏的女子身份。眉眼秀美,身段窈窕,若非真的是姑娘,怎么會不被人發現端倪?

  “我以為是她男生女相。”赤烏失魂落魄的道:“再說了,我怎么會相信,女子也會去涼州衛,一人連擲二十個石鎖,壯漢都打不過她。”

  還吃的恁多!

  他沒懷疑過禾晏的女子身份,不是因為禾晏女子扮的不好,而是因為她扮男子扮的太好了!試探哪個年輕姑娘家,能坐在一群大老爺們中,面不改色的聽他們說葷話呢?

  甚至有時候自己還能說上兩個。

  飛奴拍了拍好友的肩,“想開點,你不是一直怕少爺被朔京城人叱罵斷袖么?禾姑娘是女子,這下你擔心的事不會發生了。”

  “話是這么說,”赤烏悶悶不樂的坐了下來,“但現在想想,覺得我自己很傻。”

  “也不是你傻,”飛奴說了句心里話,“實在是因為,禾姑娘做的許多事,比男子做的好多了。”

  飛奴捫心自問,如果不是肖玨讓鸞影打聽禾晏的底細,誤打誤撞知道了禾晏是女子。只怕就算禾晏穿著裙子站在自己面前,自己大約也和飛奴是一個反應,覺得這人女裝竟然如此出挑。

  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用。如今少爺得償所愿,這個少夫人也是個能干勇武的,今夜這件事一傳出去,明日里,朔京只怕要掀起大浪了。

  ……

  事實上,飛奴想的沒錯,還不等到明日,往日近里,同禾晏打過交道的人,得知了禾晏是女子,且被賜婚給肖玨時,皆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軍營里,洪山一行人正躺在大通鋪上摳腳丫閑聊。

  回了京,他們這些兵馬都駐在京城不遠處城外的山下。這里依舊每日操練,不過比起涼州來,已經好了很多。至少山下外有田地,不操練的時候軍營里的士兵們還會幫農人干活,得些水靈的蔬菜瓜果。朔京也沒有涼州那么大的風沙,是以才回到京不過一月,眾人眼看著都圓了一圈。

  家住在朔京的,每月還能有一日離營回去看家人。江蛟才去找教頭安排了過些日子回家,正往屋里走,就看見一個小個子匆忙的往自己房中跑,動作快的像一道風。

  這小個子江蛟記得,姓包,因著尋常總是喜歡打聽瑣事,消息靈通,眾人都喚他包打聽,叫的久了,他原先的名字反倒沒人記得,就記得叫包打聽。

  瞧他的架勢,這又是得了什么大消息。江蛟不緊不慢的跟在他后面,這些日子他們在朔京,無趣的很,禾晏如今有官銜,不住這里,還怪想念他的。

  包打聽跑進洪山他們屋子,眾人都在閑聊,他一口氣跳上屋子中間的桌子,被七嘴八舌的罵了一通。

  “你這腳上都是泥,還不滾下來!”

  “那可是我吃飯的地方,包打聽你是要造反?”

  “說話就說話,動什么腳!”

  這屋里還有王霸黃雄等不好惹的,尋常時候,包打聽聽了這些,早就規規矩矩的跳下來了,今日卻不同。他非但不動,反而像是更激動了,臉紅脖子粗的,“大消息,大消息!我剛從教頭那邊回來,大消息,沒有比這更大的消息了!”

  門外路過別的屋子的人都圍過來,難得見他這樣語無倫次的時候,想必這消息真的很大,有人就問:“到底是什么事啊?肖都督要娶妻嗎?”

  這話本是隨口一提,因為涼州衛里有十大不可能,比如沈瀚不可能心軟、梁平不可能不罵人、馬大梅不可能不賭……最大的不可能,也是眾人認為絕對無可撼動的一條便是:肖玨不可能娶妻。

  這條不可能要是破了,那倒也還算個大消息,不過,應當是不可能的。

  他們這樣想著,卻見包打聽點了點頭:“對,對!不錯,肖都督要娶妻了!”

  眾人先是沒反應過來,待回過味兒,頓時群情激動,“呼啦”一下子圍到桌子邊上,追問包打聽。

  “誰啊?誰啊?肖都督要娶誰啊?”

  “確定是肖都督娶妻而不是旁人嗎?包打聽你這消息到底準不準啊,我怎么覺得這么不靠譜呢?”

  “肖都督像是會娶妻的人嗎?我看是假的,還是散了吧,莫要上了當。”

  包打聽一聽此話,極了,脖子上青筋浮起,攥著拳頭跺腳道:“我怎會騙人……我聽得一清二楚,教頭們都嚇壞了……那可是陛下親自賜婚!”

  “賜婚”二字一出來,屋里屋外的人都信了五成。肖都督是不可能主動娶妻的,但是賜婚這種事,陛下的金口玉言,他又豈能抗旨?這么一說,也不是沒可能。

  小麥問:“真的是賜婚?那陛下賜婚給肖都督的,是哪家府上的小姐啊?”

  外頭一人正扒著窗聽,聞言想也不想的回答,“那還用說,自然是沈御史府上的沈小姐了!”

  沈暮雪在涼州衛呆了這么久,幫了許多傷兵,這樣一位小姐不嫌棄他們,還給他們傷藥,士兵們都很喜歡她,為她說話的很多。

  “對,沈小姐那樣的,和都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他們金童玉女,郎才女貌,這應當是大魏最般配的一對璧人了。”

  而包打聽的回答,卻讓他們失望了,“不是,不是沈醫女!”

  眾人面面相覷。

  竟然不是沈暮雪?沈小姐那么好心腸的神仙人兒,居然都做不成肖玨的夫人,陛下到底賜婚的是哪家小姐?

  “不是沈醫女,是誰啊?”

  包打聽:“是禾晏!”

  “禾晏”兩個字一出來,屋里屋外都安靜了幾分。正懶洋洋打瞌睡的王霸都坐起身來,江蛟這甫一進屋,聽到的就是這么一句,還以為是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哪個禾晏?”石頭最沉得住氣,問道。

  “就是我們涼州衛的禾晏!”

  有人笑起來,“包打聽,你是吃醉了酒不成?你這假傳陛下旨意,一個不小心可是要吃官司的。禾晏是個男子,陛下怎么可能賜婚給兩個男人?你瘋了嗎?還是這只是一個同名同姓的禾晏。”

  這時候,包打聽反而不急了。

  他知道自己說的這句話將會在涼州衛新兵,不、連同著南府兵里一道成為炸雷,誰叫他耳朵好使,第一個聽到了這樣大的消息呢。

  “誰說陛下不可能賜婚給兩個男人?”他目光在屋中眾人身上逡巡一圈,待將眾人各自神色盡收眼底,才不緊不慢道:“再說了,禾晏是個女子,當然能做肖都督的夫人了。”

  “哐當——”

  梁平腳一滑,在地上摔了個狗啃屎,然而此刻卻沒忙著呲牙喊疼,而是看向沈瀚,目光懷疑人生,“你說什么?”

  “禾晏是女子。”沈瀚寒著一張臉道。

  別看他現在看起來冷靜的很,天知道南府兵的那位副兵田朗過來告知他這個消息時,他有多難以置信。

  禾晏是女子?

  這怎么可能!

  世上怎么會有比男子能吃、比男子能打、還比男子能適應涼州衛惡劣氣候和訓練的女子?教頭們自打聽到這個消息時,便都集體陷入了懷疑自己的沉默。無論如何,都不能想象那個在演武場上揮汗如雨,卻又爽朗飛揚,親自上陣砍了日達木子兩個親兵腦袋的人是女子。

  這明明就是一個天賦卓絕的少年,怎么會是女子呢?女子能做到如此地步,他們被禾晏不費吹灰之力的比下去,涼州衛一個能比得過禾晏的都沒有,豈不是說,他們這些大男人,還比不過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

  如果說對于禾晏是女子這件事,他們僅僅是被打擊和驚愕,那么陛下賜婚給肖玨與禾晏,則是令這些教頭們不寒而栗。

  田朗走之前,好心而隱晦的提醒沈瀚,“都督對禾姑娘很看重。”

  笑話,豈止是看重?這棵萬年不開花的鐵樹第一次開花,就是對著朝廷上的文武百官,當著天子皇后,慶功宴一結束,傳言就四起了,到處都在說右軍都督是如何的溫柔相待“意中人”。

  那么問題來了,肖都督對意中人如此體貼,他們這些對人家意中人折磨訓練、動不動讓小姑娘負重行跑,日頭下一站就是幾個鐘頭的魔鬼教頭,肖都督對他們心中的不滿,又價值幾何?

  不好說。

  馬大梅白著一張臉,“先前在涼州冬日時,曾與禾姑娘一同泡溫泉……”

  眾人面如死灰,尤其是那位當初鬧騰的最歡樂的教頭,簡直快要哭出來了。他們現在明白了,為何當時禾晏百般推辭不肯下水,還說自己身有隱疾,原來人家根本就是個姑娘?幸好當時肖玨即使出現,否則后頭發展下去,說不準現在他們這一屋子教頭,就都要身有隱疾了。

  “那個……我們現在該怎么辦?”有人顫巍巍的問。

  “什么怎么辦?”沈瀚道:“做自己的事即可,和你們又有什么關系!”

  雖然現在看起來,當初自己深信禾晏與肖玨斷袖分桃這件事有多么愚蠢,但沈瀚覺得,自己也是頗有遠見。至少他一眼就看出來這二人間不同尋常的氣氛不是?在站定這兩個人的路上,沈瀚一直沒有走偏,如今不過是從男子變成女子,又有什么問題?

  反正他一直堅定地站在肖玨與禾晏那頭,禾晏是個性情中人,應當……不會恩將仇報吧。

  ……

  楚臨風府上,今日亦是十分歡喜。

  石晉伯在朔京城中,說是官家,這些年也早已不如往昔風光了。楚臨風嫡出的三個兒子,除了嫡長子在朔京城里謀了個小官職,還是楚夫人拿錢給他買的官外,剩下的兩個嫡子都沒能入仕。反倒是當初被外頭接回來的庶子,如今成了最有出息的一個。不僅是當今丞相的得意門生,眼下更是成了丞相的女婿。楚家有了這層關系,日后何愁不蒸蒸日上?

  思及此,楚臨風十分得意,等慶功宴結束回到府上,立刻差人大肆宣揚,置辦東西,還說要將楚昭的院子重新修繕一番,好讓徐娉婷嫁入楚家后,不至于嫌他們院子寒酸。

  楚夫人冷眼看著楚臨風毫不掩飾的喜悅,并不出聲,倒是她的三個親兒子,有些氣不過,面露憤憤,待楚臨風走了后,才在楚夫人面前抱怨道:“爹的心也偏的有些太過了吧!不過是個青樓女子的兒子,才得了點勢頭就這樣,我們兄弟三人當初成親,爹可沒有今日這般高興。”

  這話倒是不假,楚臨風對這三個兒子,雖然不曾薄待,卻也嫌棄他們太過平庸,比起來,他倒是更喜歡能讓他在同僚面前長臉的楚昭。楚昭剛到楚家時,兄弟三人沒少欺辱他,楚夫人也一度想待楚昭大一些后,就將他除去——如同那些小妾肚里的一般。可惡的是,這小子不知如何學來的狡詐,將楚臨風哄得心花怒放,去哪都帶著他,讓楚夫人找不到機會下手,到后來,更是攀上了徐相這門關系。徐相的人,楚夫人就不敢貿然動手了。

  “他那親娘就是靠臉皮吃飯,生了個兒子,也是如此,”楚三公子說話說得格外刻薄,“楚四比她娘厲害,至少把身體賣給京城徐家,也算賣了個好價錢。”

  楚夫人皺了皺眉。

  雖然她也不喜歡楚昭,恨不得楚昭明日就突遭禍事橫尸郊外,可卻不愿意讓自己的兒子們因此變得如婦人一般尖酸刻薄。有時候想想,也勿怪楚臨風疼愛楚昭,對于自己生的這三個兒子,大概是從小被寵壞了,與楚昭相比,確實差的多矣。

  “難道就讓那小子就此平步青云?”楚大公子不甘心的開口,“如此一來,日后我們在楚家,更沒有說話的余地了!”

  “無需擔心。”楚夫人笑了一聲,語氣陰沉,“你們真以為,丞相的女兒是那么好娶的?別忘了,楚子蘭身邊,還有個紅顏禍水的應香。”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默認

默認 特大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重生之女將星同類小說推薦 |新書推薦|千山茶客其他小說作品
目錄下載收藏推薦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

若本站收錄的小說無意侵犯了貴司/作者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

Copyright © 2019 新新書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三中三10元赔多少元